賓士320

聰明的男生 (最近元智BBS上很HIT的文章)

選擇在研究所放榜那天,對她表白。
因為她不只一次的說過:「我喜歡聰明的男生。」
我不知道,女孩對聰明男生的定義是什麼?
我姑且認定它的意思是會讀書的男生。
我們是怎麼認識的?透過學校的BBS站。
聊過幾次天,知道她有同學讀我們學校,她總是帶著羨慕的口吻
說:「能念×大真好。」
見了面後,她的第一個疑問居然是:「你不會瞧不起私立大學的學生吧?」
面對她的問題,我愣了好一會,才回答她:「不會!」
我發愣是因為我壓根沒想過這個問題。
她活潑、大方,比我高一些些,對我來說是個漂亮女生,我們倆的組合
應該很像美女與野獸,想到這裡,我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「笑什麼?」她問。
「沒有。」
「才怪!快說。」
「真的沒有。」
「哼!才怪。」她的表情很豐富。
經常不由自主的吸引我的目光,觀察著她的一頻一笑。
八個月過去,我認識她的大學好友,他認識我的大學好友,
每個人都說我們是一對的,可是,我知道不是。
因為她始終與我保持著適當的距離,不言情不談愛,卻每天會跟我連絡,
與我分享著她的生活她的喜怒哀樂,漸漸的我被制約了,我變成宿舍裡
最愛接電話的人,因為我不想錯過她的任何一通電話。
我喜歡她,可是我從來不敢開口,因為她對我來說太漂亮,
我非常沒有把握能追得到她,所以我認真的準備研究所考試,
因為她曾說過她喜歡聰明的男生。
研究所終於放榜了,我想,我應該真的是個聰明的男生,
因為台、清、交、成我全上了。
我鼓起十二萬分的勇氣對她表白。
可是電話另一頭的她居然一直哭,哭著對我說:「對不起,我沒有辦法。」
我喜歡你,可是我沒有辦法愛你。」她邊哭邊說
我很心痛,但我還沒有時間整理自己受傷的心情,因為她一直哭,我得要先安她。
「沒關係啦,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,妳不要傷心。」我說出這樣的話。
可,為什麼呢?受傷的明明是我,我是被拒絕的人,為什麼妳一直哭呢??
掛上電話後,我十分的沮喪,也有著很莫名奇妙的心情,她究竟為什麼
要哭的淅瀝澕啦的?我們不是分手的戀人,而是我是被拒絕的人,
為什麼妳表現的比我還傷心??
經過一些時日後,我才明白,原來女人對於聰明男人的定義是這樣的。
會唸書、有成就,還有要長的好看。自己不在意,手帕交們也會施與壓力。
原來長相是基本條款,這是我無法橫越的障礙。
事隔多年,我居然在公司尾牙的餐會上,遇見了當年那個跟她表白,
她卻哭成一個淚人兒的女孩。她仍有昔日的美貌,卻失去了當年的光采與氣質。
她抽中了微波爐興高采烈的上台領獎。
我開始想,她是那個部門的?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她?
我的眼光追隨著她,看到她在業務部小誠的身邊坐下,我才恍然明白,
她是小誠的妻。而小誠是我的部屬。
摸彩散場後,小誠帶著她到我面前介紹著:「副理,她是我老婆。」
我笑著對她點點頭。我看見她眼裡閃過的那一抹驚訝與尷尬。
我們又在洗手間外巧遇,她等小誠,而我等我的妻。
「你老婆很漂亮。」她說
「因為她喜歡聰明的男人。」我說
「你還記得?真不好意思。」
「聰明的男人,得賺很多錢讓她變得更漂亮。」我笑
我看見她尷尬的笑,並且瞄了地上的微波爐一眼。
她感覺到自己的窘困,在一個當年自己拒絕的男人面前,
她為了抽中一台微波爐而喜悅,這一台微波爐大概比不上他老婆的一雙鞋價錢吧。
而她跟小誠卻連一台微波爐都得冀望摸彩。
「你老公很帥。」我說
「男人過了三十,帥不帥不是看外表,而是看能力。」她回答
我笑。
小誠與妻子己經從洗手間裡出來。我們道別後,各自離開。
車子行經捷運站,看見小誠和她一起扛著微波爐準備搭捷運。
那一刻,我居然有些心酸,如果,如果,當年她的眼光夠遠,
現在她正舒舒服服的坐在賓士320裡。
我轉頭問妻子:「妳覺得我帥嗎?」
「當然。」她回答的斬釘截鐵。
我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re 的頭像
dare

曬衣場

d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